Amigo NAVI:基于安卓的多任务设计探索

多任务0715

安卓多任务:被忽视的应用间导航子系统

所谓应用间导航,是指引导用户从某个应用到达另一个应用的方法。

在安卓系统中,应用间导航有多种手段。你可以从桌面(Home Screen)或主菜单(All Apps)点击微信图标,可以下拉通知栏点击微信新消息,也可以在新闻应用中发起分享到微信,这都能把你带入微信的世界。

当然,如果你很熟悉安卓系统,还可以长按Home键,找到之前曾打开的任务卡片,进入微信。这就是多任务,非常有效的一种导航方法。

但根据我们对用户的观察,这一方法往往被许多人(尤其是初级用户)所忽视,使用频率不高。问题主要出在长按入口上。许多人对长按,尤其是系统按键的长按操作不习惯,我们面对面进行多任务操作演示时,不少用户的反应是“不知道还可以这样啊”。即便知道了这个技巧,他们平时也很难用得出来,对他们而言,长按终究是一种高级操作。

(安卓4.0之后,也有少量机型使用虚拟的多任务系统键,但未成为主流设计。)

1_副本

此外,安卓原生的多任务(Recent Apps)界面设计也没起到正面作用:缩略图很小,难以辨识内容;图标和缩略图交叠在一起,这让图标也难以辨识;唯一清晰可辨的只有应用名称,但在小小的屏幕上放了那么多内容,会给用户一种复杂的印象,这种感受令他们对多任务望而却步。

好吧,安卓就是这样。而作为OS的基础能力,多任务在众多的移动操作系统中都有着不同的表现方式。

回顾WM、webOS、iOS和Meego:多任务设计的变迁

2_副本 3_副本

WM的多任务管理(左图),需要从开始菜单进入,入口较深,采取列表式界面,几乎跟PC的任务管理器(右图)一模一样。这种设计,当然只属于电阻屏时代的智能机。

4

09年出道的webOS,对多任务的运行、管理和切换提供了强大的支持,而任务卡片也成为了这一系统的标志。在webOS里,多任务是应用间导航的核心机制,桌面空间被任务卡片和常驻图标栏(dock)所占据,从而引导用户优先使用任务卡片来导航。如果在卡片中找不到,可以通过dock最右侧的入口进入所有应用的图标页面(相当于安卓主菜单)。而webOS 2.0推出的卡片堆栈,可以对卡片进行分组(类似于将图标放入文件夹),提高了卡片定位的效率,这也进一步确立了webOS“任务卡片优先于应用图标”的导航原则。

5_副本 6_副本

严格说来,webOS的任务卡片算不上原创。早在07年,iPhone就在Safari浏览器中使用了类似的多页面切换管理设计。但当时的iPhone并不支持多任务。

到了2010年,当iOS 4终于支持了有限多任务的时候,苹果却没有将Safari的多页面设计发扬光大,而是利用dock图标来承载了多任务的显示和切换。双击Home键才能调出多任务,长按图标再点击右上角小符号才能关闭任务,小小的dock区域对屏幕空间缺乏合理利用,这些问题给iOS多任务设计招致了许多诟病。或许,也可以这么理解:iOS对整个后台多任务管理的保守策略,驱使设计师有意无意的弱化了多任务导航的地位。

随着iOS7对第三方应用全面放开后台运行的权限,苹果在多任务导航界面上也重新引入了卡片设计,但双击硬按键的入口仍然是多任务使用的重要障碍。

7 8

2011年短暂亮相的Meego是移动操作系统史上的一个过客,但其多任务设计也体现出一定的特点。卡片矩阵可以同时显示4或9个任务缩略图卡片。卡片小了,可显示的卡片更多了,看起来,用户定位卡片的操作效率更高了。是这样吗?

大小卡片的纠结

在进行NAVI多任务体验设计时,选择什么样的形式来呈现任务,是团队内部争辩最为激烈的一个问题。

首先排除的是iOS 4的图标形式。事实证明,苹果自己也放弃了。

其次,安卓原生的卡片设计也被排除了。界面显得过于复杂。

接下来就只剩大小卡片之争了。

9_副本

实际上,NAVI设计团队最初的方案就是大卡片,简称正方。但团队内外有许多反对意见,简称反方(本博作者也是其中一员)。

正方的观点是:大卡片视觉效果好;而且清除任务用手势一划,卡片随之飞出,很便捷很爽。

反方的观点是:切换邻近任务时,小卡片不需要滑动屏幕就可以看到,只需一次点击就可完成操作。相比之下,大卡片需要滑动屏幕找到卡片再点击。小卡片效率明显占优。

双方观点一对比,再来进行理性的权衡:

(1)任务切换比任务清除的使用更频繁,因此,任务切换的操作效率更重要。

(2)好用优先于好看好玩,即,操作效率比视觉效果和“爽”感更重要。

(3)小卡片任务切换的操作次数少于大卡片,因此,小卡片的操作效率更高。

(4)综上,小卡片胜出。

看见了吗?死理性派的分析,是必须列出123的 J

反方挥舞着逻辑大棒,说“快到碗里来”。可正方的设计师始终不愿意向逻辑低头,他们坚信自己的直觉。但,光凭直觉是不能说服团队采纳方案的,除非你是乔帮主。直到他们发现上述逻辑推论的一个漏洞。

这个漏洞出现在环节(3)——操作效率不等于操作次数,甚至不等于操作时长。

在《思考,快与慢》一书中,提到一个最省力法则:“如果达成同一个目标的方法有多种,人们往往会选择最简单的那一种。……因为懒惰是人类的本性。”

那么,如何评判简单和省力呢?我们不能只看手指头动了几次,要综合眼、脑、手的总体成本来分析。其中,大脑的注意力消耗是一个容易忽视,却又非常重要的因素。

用户面对大卡片时,大脑只需判断当前卡片是否自己要找的。是,则点击打开;不是,则滑动到下一张。卡片很大很清晰,易于识别,且一次只判断一个物体。根据丹尼尔·卡尼曼的理论,这样单一的操作利用大脑的“系统1”(直觉型的快思维)即可轻松完成。

而在面对满屏的小卡片时,大脑需要做选择题:这个符合吗?是那个吗?还有这个呢?哦,是它。哦,我要找的好像不在这一屏里……而且,卡片缩小之后,识别的难度明显加大。别小看这一点复杂度,这种操作就需要调动起“系统2”(分析型的慢思维),配合系统1来共同完成了。

单从大脑认知负荷来看,系统2的成本比系统1高出很多,甚至不在一个数量级上。因此,即使小卡片的操作步骤少,但小卡片的单位操作成本却远高于大卡片,简单说来,大卡片更省力。大卡片,才是懒人的最佳选择。

这里需要再啰嗦一下,省力省的不是手指头,省的是注意力。在用户执行手机多任务切换操作时,大脑已经同时在处理两件以上的事情,系统2资源非常紧缺,如果多任务操作本身再去抢占用户的注意力,会迫使用户打断原有的思考,其任务处理的成效可能会降低,也会让用户觉得“累”。因此,大卡片

最终,我们采用了综合操作成本更低、更省力的大卡片,无需动脑,下意识动动手指就可以操作。NAVI,让懒人更懒。

你,也是懒人吗?

多任务入口的探索

前面说到,大多数安卓手机的多任务入口采取长按Home键的方式,这种高级操作对于高级用户而言毫无障碍,但却将大量的普通用户挡在了门外。NAVI希望降低这一门槛,让普通用户有机会了解多任务,并在日常的手机使用中,真正愿意使用多任务。

那么,什么样的入口门槛才算低呢?

一、我们首先排除了长按和双击。

根据对普通用户的观察和研究,无论是长按还是双击,认知和操作难度都比较大,不容易掌握。混知乎的高级用户们对此也有过分析(http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0400860) :

(1)长按。反馈有延迟,用户的掌控感弱;在按下等待反馈的过程中,有焦虑感。

(2)双击。对手指速度要求高;用户操作之前往往要准备一下,担心按的不够快。

且抛开操作难度不说,无论是长按的焦虑,还是双击的担心,都会潜移默化的给用户灌输一种感觉:多任务是挺好的……但,能不用就别用了吧。

二、我们也不提倡专用的多任务虚拟按键,虽然这是安卓的官方建议。

原因很简单。国内的大多数手机都没有这个虚拟键,而且,要让用户了解并习惯这个新按键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三、我们认为,Home键(单击短按)是所有用户最为熟悉、最容易接受的入口,我们希望在这里给多任务开辟一个空间。

NAVI对Home键的交互规则进行了修改:

(1)用户在桌面时,按下Home键,进入多任务。

(2)用户在多任务时,按下Home键,进入桌面。

(3)用户从桌面进入某应用,然后按下Home键,回到桌面。

(4)用户从多任务进入某应用,然后按下Home键,回到多任务。

可以简单的理解为,NAVI桌面包括了两种模式:应用图标模式和任务卡片模式。

10_副本 11_副本

两种模式之间用Home键切换。从应用按Home键回桌面时,遵循“哪里来哪里去”的原则,回到当初进入应用时的桌面模式。

围绕这个设计,同样有许多的纠结,我们试图一点点的还原团队的设计思考:

如何让用户知道多任务的存在?用户在桌面时,或无聊或无意的按下Home键,就进入了任务卡片模式。这种自我探索和学习,比长按或双击要自然。

用户不小心进入了多任务,会不会吓一跳?任务卡片模式跟应用图标模式在界面上有一定的相似性,用户没有陌生感,感觉并没有离开桌面。用户很可能再试着按Home键,就回到应用图标模式。这种单键来回切换很容易理解并掌握。

用户知道了多任务之后,使用的障碍比以前有所降低吗?通过熟悉的点按Home键就能进入多任务。按一下回到桌面的图标模式,再按一下进入多任务。虽然是两步,但都是下意识操作,不用动脑子,也不会有长按的焦虑和双击的担心,符合最省力法则。

用户会频繁的、连续的使用多任务吗?视用户场景而定。如果用户同时应付好几件事,会连续进行任务切换;如果用户平时常用的应用不多,翻来覆去就那几个,那么,在开机一段时间之后,也可以只通过多任务来打开应用。因此,用户频繁连续的使用多任务是可能的,Home键的交互规则(4)也很好的支持了这些场景。

新的设计解决了一些问题,同时也会带来新的问题。例如,习惯了安卓传统多任务操作的用户,需要重新了解和适应。再如,桌面出现了两种模式,究竟哪一种为主,两者之间又如何定位呢?

任务卡片排序的选择

多任务卡片排序的选择问题,归根结底,还是任务卡片模式的定位问题,或者说,多任务作为一种应用间导航的手段,应占据什么样的地位。

卡片排序设计,无非就两种方案选择:

(1)按应用第一次打开的时间排序

(2)按应用最后一次打开的时间排序

注:“打开”指的是“在前台活跃”。简单起见,这里只讲主要场景的逻辑,有意忽略了一些支线逻辑。

方案(1)来源于webOS。

只要一谈到多任务卡片,业内人士总会说起经典的webOS。是啊,webOS是任务卡片的鼻祖,也是许多优秀设计(如Synergy)的发源地。玩手机的,当年要是没用过webOS,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。

webOS不但创造了任务卡片的表现形式,更重要的是,他们希望多任务成为最首要的应用间导航手段。这一点,从webOS的桌面布局可见一斑,缺省显示任务卡片,应用图标则置于二级界面。因此,webOS的卡片排序也配合了这一点:按应用第一次打开的时间排序,也就是说,在开机使用一段时间之后,常用应用的卡片位置就基本固定下来了,无论之后以何种顺序对应用进行重复使用,都不会改变卡片的位置。这就引导用户形成了卡片的位置记忆,短信在相机的左边第三个,微博在音乐的右边紧挨着……此外,还允许用户手动调整卡片顺序、将卡片归类为堆栈,这都充分表明,webOS要你记住卡片的固定位置,并以此来导航。

在基于安卓的NAVI多任务设计中,我们通过界面的优化、入口的调整,已经对多任务的实用性和重要性进行了一定的提升。那么,我们可以走webOS的路线,也使用这种卡片排序方案吗?

经过讨论和尝试,我们的答案是“不”。

从iPhone到安卓,用户已经习惯了智能机桌面上的应用图标。尤其基于安卓的定制系统,无法脱离这一大前提,桌面图标始终是用户首要的导航方式。虽然NAVI也能很好的支持“频繁连续使用多任务”的用户场景,但对于大多数用户而言,多任务的主要场景还是“切换到刚才使用的应用”。整体而言,多任务仍然是辅助于桌面图标的一种导航方式。

因此,我们最终选择了跟安卓、iOS类似的方案(2),按应用最后一次打开的时间排序。这种方案强调时间记忆,对于“切换到刚才使用的应用”这类场景而言,是非常适合的。

在NAVI的应用间导航体系里,以桌面图标为主,强调固定位置的记忆;以任务卡片和通知中心为辅,强调近期的时间记忆。综合起来,构成了对用户不同场景、不同需求的立体导航支撑。

任务卡片的显示和管理

有了多任务的操作入口、界面布局和排序逻辑,接下来要设计的,就是卡片内容的呈现,以及用户对卡片的管理操作了。

卡片内容呈现的是应用截图,取应用退出前台之前的最后一个界面。也就是说,用户进入多任务界面时,一张大大的卡片,显示的是用户上次在这个应用里看到的界面,这种熟悉的感觉,让用户不假思索就可以将卡片识别出来。

对卡片的操作很简单,用户只能做3件事:

点击查看多任务

(1)左右划动切换卡片。

(2)点击卡片进入相应的应用。

(3)上划卡片清除任务。

针对任务清除,NAVI还做了一项额外改进。安卓原生的多任务卡片删除操作仅仅把近期应用列表的表项删掉了,却没有把相关的应用Activity和后台Service干掉。这样的话,虽然用户在多任务里看不见这个应用了,但该应用仍然占着宝贵的系统内存,后台Service继续消耗手机的电量和流量,而且,应用还可能借助Service把自身重新调起,成为永远清不掉的任务。

而在NAVI多任务里,通过上划卡片手势,不光清除了应用本身,释放了内存,而且会把相关的后台任务也一并关掉。对于用户而言,无需关心前台后台的概念,只要清掉卡片,就等于彻底清掉了这个应用的所有东西,不再占用系统资源。这才是真正的、让用户放心的任务清除。

探索之路才刚刚开始

在安卓的系统框架下,NAVI走出了多任务设计探索的第一步。凡事有得必有失。我们非常乐于分享这一探索过程中的心得,倾听用户的声音,也欢迎业界的意见。

我们还相信,随着手机能力越来越强,应用范围越来越广,多任务的使用场景也会更加普遍,手机系统与应用任务之间的“服务+管控”关系也会愈发的复杂。

探索之路才刚刚开始。

 转载请注明出自“Amigo官方博客”

该文章有 5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